PK10牛牛_PK10牛牛官网_PK10牛牛投注平台_【A爱彩】
联系电话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  • 电 话:4001-228-712
  • 手 机:13985398765
  • 联 系人:林先生
  • 邮 编:986589552@qq.com
  • 网 址:www.dede58.com
  • 地 址:广东清远清华路118号
香港电影
我想写这 个女人要保住这个家的过程

  由资深创作人陈宝华担任总监制及总编审,集结电影级幕后班底,由杨千嬅、周柏豪、黄浩然、洪永城、朱晨丽、陈炜、黎燕珊等主演的

  《多功能老婆》是女性题材时装剧,继早前赴日本实景拍摄后,6月,剧组移师清水湾电影制片场,搭建女主角的“新居”。剧中,杨千嬅扮演美丽时尚的多功能主妇蓝菲,她将在此入住一个多月。日前,南都记者赴剧组探班,专访了两位主创:时隔16年重投TVB怀抱的资深创作人陈宝华,以及时隔17年重返TVB、从大银幕跃入“公仔箱”的杨千嬅。

  对内地观众来说,陈宝华这个名字并不算熟悉,但如果列出她在港剧黄金时代编剧的作品———《我本善良》《卡拉屋企》《再见亦是老婆》《十月初五的月光》《妙手仁心2》、《真情》、《万家灯火》……观众会由衷地感慨:“原来这些经典,都出自她手!”不少港片港剧的当红明星,如吴镇宇、邓萃雯、佘诗曼等见到陈宝华,都会恭敬地叫上一句“宝华姐”。陈宝华2003年只身前往内地电视圈发展,创作了一批接地气的内地剧:《天地真情》《荣归》《婆婆来了》《盛夏晚晴天》等。如今,TVB大刀阔斧地发展两地网台联播的合拍剧、“新港剧”,陈宝华接到无线高层的邀请,以总监制兼总编审的身份回巢,撰写并拍摄这部重头剧。曾经决然地说过“出去了,就从没想过要退回来”的她,为何改变心意,回到这个曾经辉煌、自己离开却又心心念念的地方?

  《多功能老婆》讲述女人迎向任何逆境,因为爱和勇敢,重建自我、走出错爱、再觅真爱的故事。金像奖影后杨千嬅嬅,为何愿意接过TVB的邀约?

  两个感性、易动情的“大女人”,一拍即合,在片场与南都记者聊得不亦乐乎,首次牵手合作的她们,早已碰撞出无限火花,对新港剧的再次起飞,无限憧憬。

  杨千嬅:因为我看了很多她的作品,比如早前,我深夜都在追看她的《我本善良》。如果能拍她的作品、她又满意,那我就很厉害了,哈哈!她的剧挺难演。

  杨千嬅:每集剧本有十多二十场戏,你读剧本不代表懂得每场戏,你要连接前后,所以要仔细研究,像看小说一样。而且每场戏都有重心,不可能每场戏都是我坐庄,有的是别人坐庄我坐闲,不然平白无故抢戏。

  杨千嬅:也是,但没有这次这么详细。你想做好一件事,自己要很清晰,到现场才不会浪费对手和导演的时间。

  杨千嬅:她有自己的人生经历,有对自己经历的领悟和消化,这些可以融入她的文笔,让别人产生共鸣。你看《我本善良》,人物很多,关系复杂,但每种关系都是干净的。

  杨千嬅:她写的女人,口不对心、欲拒还迎,最难演。你要演得真挚、不造作,难呀。还有女人的心动,不说出来,在动和不动之间,很美。我演的这个女人,性格内敛,但心里很热。她有太多人生责任,她慢慢将真我释放出来,这就是女人活出真我、嫁给爱情的过程。

  杨千嬅:嗯,忍耐吧!但我没她那么能忍,有(离婚)这种事情发生,我肯定崩溃掉。

  杨千嬅:小时候我会为演戏哭,但被导演骂多了:哭哭哭,戏都掉了!而且宝华姐跟我说:哭出来不是最惨的,哭出来又憋回去、眼泪在心里流才是最难演的,也是演得最累的。

  杨千嬅:这个价值观我不认同。演员和歌手一样,我要不断地在舞台上成长,所以我做很多现场的演唱、尝试不同的角色。我不怕尝试,我怕重复自己。

  杨千嬅:他们很生活化,戏也很结实。像浩然,又拍电影又拍电视剧,能碰撞出特别的火花;与陈炜、朱晨丽两位剧中闺蜜合作,比我想象中更快暖场。宝华姐准备了很多小迷你裙---迷你微信聊天群,讲戏讲得很清楚,拍她的戏很幸福。

  南方都市报:作为第一批北上发展的TVB编剧,你离开港剧的江湖很久了,甚至在北京安了家、有了工作室。当年为什么出走?时隔17年,回归的动力是什么?

  陈宝华:我不是TVB最早北上的编剧,比我早去的,还有写《上海滩》的陈翘英,但女编剧里我算是第一批。当年我进入内地,人们觉得“你是写港剧的啊”,好像我傲视同群一样。内地同行知道我写过《我本善良》(温兆伦、邵美琪主演),这部剧在北方播得很成功。内地希望我再写一部内地版《我本善良》,但我觉得很难,当年我写的是尖东枭雄,江湖、警匪、风月……港剧可以做偏锋题材。

  但这么多年之后,内地同行用自己的聪明、专业和经验打造内地剧,也非常成功了。国产剧我很早就开始看了,第一部吸引我的是《牵手》,它的电影感很强。后来我又看了《雍正王朝》,我有种预感:国产剧要起飞了!我买了很多优质国产剧在香港播,包括《橘子红了》《雍正王朝》《康熙王朝》《孝庄秘史》……国产剧水准很高,有种大江大河的气魄;香港还停留在三机拍摄、低成本制作。那时我就狠下决心要北上。背井离乡需要很大的勇气,没想到我这个连(香港的)北角都很少去的人,竟然会独自上北京。

  南都:你说“出去了,就没想过要退回来”。这十几年你在北京扎根,国产剧写得越来越溜。这次,听说是杜之克先生说服你回TVB的?说服的过程难不难?

  陈宝华:是杜之克与余咏珊。一开始我是拒绝的,我说:“不要再说这件事了。”他们希望我回来做情景剧,我想我根本不会有机会(成功),因为我是“用低成本打造高收视”的奇迹,情景剧《真情》就是例子。

  TVB有庞大的资源令你事半功倍,但若我回来,我要做总监制,做情景剧也不值得我回来。杜生说:“开部女人戏吧,你当总监制!”我说:“演员是谁?”他说:“一定请大卡士!”没想到他们感动了我。我很容易动情的,就因为余咏珊一句话:“如果港剧复兴,我可开心了!”她是TVB综艺科的高层,有这份心,我是港剧养大的,怎能看着它死呢?我当即说:“你开条件,我回来帮你们做一部!”

  陈宝华:是啊,爱港剧的心和对港剧的情。我在内地,很多人说:“你们港剧不行了啊,快要死啦!”我是TVB出身的,我不会羞于提自己的背景。早前我在香港开了个讲座,《港剧如何再创高峰》,我讲道:别人说港剧不好,我说并没有,它只是流失了好人才和专业人才。香港是我家。当年,国产剧、韩剧还没起飞时,红遍东南亚的就是港剧,靠的就是我们这帮人的拼搏精神、专业精神,还有浪漫的情怀。

  南都:你是编剧,从前港剧就像你的BB,视如珍宝。现在你想证明:港剧仍是好看的,值得为它再付出一次?

  陈宝华:我那时走是因为,我不走,我知道我自己会变成怎样;我走,我不知道自己会变成怎样。那时我只有40岁,如果我不拼搏,我很安全,永远在游泳池里当游泳女将;如果我游出去呢,我的尽头在哪里?我想游出去,我挺大胆的,不懂得害怕,我的性格很北方,不跟人计较钱。我慢慢地在内地扎根,把自己在香港的一层楼卖了,在北京买下一层楼,我想和一群不熟悉的人做一些我不熟悉的东西。写作的人应该有这一份浪漫。

  陈宝华:港人有自己的一份浪漫情怀。香港是海岛文化,徐克戏里的刀,不是拿来打仗的;黄写的词,“浪奔!浪流!浪里滔滔江水永不休……”跟内地歌颂长江黄河的歌词感觉也不一样。这是一种才情,才情比才华更珍贵,才情不在于你用漂亮的文采、华美的词句,它是一种情怀,是人情冷暖、真假伪善,这种情怀正是戏剧里很重要的元素。这种情怀通常是经历过穷困潦倒的人才会有的,有了钱会遗忘。

  陈宝华:杜之克和余咏珊这两位高层,没有枷锁和私心,他们为了将港剧带向一个更广阔的市场,做出了今天的合拍剧、网台联播。如果没有合拍剧和网台联播,我是不会回TVB的。内地电视已经走到洪荒世界那么大,港剧成不成功是有原因的。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港剧为什么会这么红?因为香港人做得比较早,形成了优势,人才都凝聚在香港,造就这个行业的蓬勃。但当全球都在做这个行业后,如果TVB还带着旧有的文化,人才根本就没机会发挥,自然就会流失。

  陈宝华:这就是一部合拍剧。台庆剧恐怕来不及。我们做的时间要比普通TVB剧长,大概4-5个月时间。港剧最穷时我们试过两个月、甚至一个月做出一部戏。现在,取景要靓丽,人要漂亮,镜头一个都不能少。有情愫的镜头,不能随随便便,一定要细致。

  陈宝华:TVB已经在进步,不过很多专业人才走了。一些当年在TVB很厉害的人都走光了,到内地独当一面。现在要选新的人去栽培。我回来这一趟,很害怕、压力很大。在香港拍戏,景很贵。这部剧里有很多高级餐厅、高级酒店,很多场景很新很漂亮,但你摆完机子,时间就不够了。在内地拍戏,场景不用这么贵。香港成本贵、人工贵,拍戏要非常精准,我压力很大!我的那些稿子,很多都是写了又写,今天做到清晨四点……

  南都:《多功能老婆》算是时下流行的“大女主戏”吗?为什么做一部以女人为主角的戏?

  陈宝华:是部爱情剧。现在离婚的女人很多,离婚后再爱的也很多,现代女人可以有很多段爱情,这是很正能量的。

  南都:有人觉得这部剧像港版《我的前半生》,都是老公情陷小三,女人遭遇婚变,从养尊处优的主妇变成弃妇,重新闯入社会,体验生活艰难,慢慢站起来……虽然故事细节不同,但主题一脉相承。

  陈宝华:这部剧有点不同。那个男人所谓的出轨,其实是生意手段。饰演千嬅老公的黄浩然,很斯文、很Nice,戏里却是一个狠心的男人,很有野心、很型、很Man。我对他说,你要突破戏路。他拍出来的很多场戏很好。

  我的戏不喜欢写恨,喜欢写爱。我不喜欢写老公离婚、我来报仇这种情节。我想写这个女人要保住这个家的过程。从(上世纪)90年代开始,两性关系已经变得不同了,结婚是自主选择,不对就离,离婚是不会死的。但这样的年代也造成了人们没有深情。现在的人,打电玩长大的,游戏结束了,就打下一铺。他们不会真的追求天长地久的爱,他们的官能感觉很快。我问他们,想不想看一些深情的东西?他们嘴上说不想,但每个人心里都想。为什么这么多人爱看韩剧?为什么韩剧做得这么深情?因为人的感情根基还在。

  南都:这是一部时装剧,镜头和包装要时尚,感情也要表现得时尚,对你是挑战吗?

  陈宝华:现在港剧输给内地剧,因为内地古装剧我们比不上,他们山明水秀、飞天遁地,拍得很澎湃。内地剧的男演员,大多有种浩然之气,像我合作过的朱亚文,他很爷们儿,你能看到他的追求,他不喜欢奶声奶气,总在做着些很Man的事。

  香港这个地方,栽培不了浩然之气的人。香港男生绅士,但怕惹事,气质跟内地差很远。但港剧时装剧更占优势,品位和时尚感不是一朝一夕修得来的,我会选那些了解自己、也了解品牌,懂得什么场合选什么东西的人。

  陈宝华:我经常写到哭。第十集浩然与千嬅离婚那段,我一直在哭。男人有小三,要走了,我看过很多写“打小三”的戏,我觉得我们是不同的,我们的态度开明一点。这个世界,男人和女人都出去工作,都很容易发生婚外情。人生怎可能只有一段感情呢?

  但女人很奇怪,爱上另一个人,伤心慢慢被取代,这时又会自嘲,原来爱情是抓不住。我喜欢写这样的感情。当年我写《十月初五的月光》(张智霖、佘诗曼主演),高潮是你爱他、但放他去更好的地方。激情过后只是柴米油盐,有些爱情是可以爱到不拥有你。成人之美是大爱。

  陈宝华:千嬅功课做得非常足,她拍了她的笔记本给我看,每一页都是满满的。她说:“我做好功课了,第几场戏我做什么,怎么做,每看一场她就写。成功是得来不易的。

  我们建了许多微信聊天群,我怕演员看不懂我写的戏。千嬅和浩然的夫妻戏,我们建了一个群;千嬅与柏豪的戏,又建了一个群。拍到那场,我就提醒他们,哪几点比较重要。

  南都:千嬅是金像奖影后,也是乐坛天后,为什么她愿意放下身段,为你回归荧屏?

  陈宝华:她应该是为我的剧本而回来的吧!她说,第一天听我讲故事已经想哭。她很真很直爽,与我交流从不造作。她说以前做这行,哪里有人跟你解释。我俩拍完外景回来,就已经开始聊心事了。人与人之间并不复杂,我们不是为钱而来,是为戏而来。只是想做好港剧,不想别人指着我说“现在的港剧不好看”。

  内地古装剧山明水秀、飞天遁地,拍得很澎湃。内地剧的男演员,大多有种浩然之气。

PK10牛牛 | 影视动态 | 产品中心 | 最新电影 | 销售网络 | 在线留言 | 联系我们 |
Copyright © PK10牛牛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PK10牛牛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